罗马不是轻飘飘的缤纷,而是色调浓烈,厚重,充满昔日感的
颜色在这里是一种讲故事的放肆,
是把光线组合,拆开,印象重来,还有错转,颠倒的,红的上面你看见绿的,黄的看见蓝的。
好像客观的摄影可以很任意,自我,彩色罗马是一种个人故事,也是一种偏见。
虽然,这些年的生活飘忽东西,早就习惯了无国界的方式,但是你经历越广,走的地方越远,好像视野无限,
你的偏见也就可能越深。偏见是一种选择,一种自设边界,一种面对广阔无极的坚守自我。

说到底,每个人都是一个偏见,有偏见才有全面。
但是谁都怕讲偏见,谁都想当全面。
不过,在罗马你不可能全面,你只能片段,只能有偏见
主观,自我的罗马有声有色,两千七百年上天入地,来去自如。谁想试试客观,肯定一片教条,负担累累,结果还不如去啃一本大部头的拉丁文教科书
就算你啃完了拉丁文,可能还是不懂罗马。
我的罗马,是一九九八年夏天的感觉,夏天的彩色,可能是烈日炎炎的,光线在罗马古街的石头上面冒烟,让底片忍不住要过度曝光…。
为了写这样的罗马,我想到了要去巴黎开头。

下一页 回主页 前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