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感觉,感觉,还是不一样

巴黎让人想起缤纷,
但是,我只给它两个颜色:白色和黑色!
还有呢?还有就是这两者之间的全部灰色,灰色是天下最丰富,最多层次的色彩,但也是最主观的色彩。你可以看见红,看见黄,或者看见蓝,或者什么颜色也看不见,全看你的感觉,
黑跟白的搭配可以覆盖上千上万的心情,也可以代表没有心情。
还有什么颜色更合适我的巴黎呢?
这不是给一个太喜欢巴黎的人看的书,而是给爱巴黎爱得发疯,恨不得丢下一切,离开所有人,
一个人去塞纳河边游荡,高唱let me alone,
但是唱完了还会再回来的人看的书!
一个疯狂的都会和它的梦想者之间的故事。
 

这本书其实早在三十年前就开始了,
当年我是一个六岁的上海孩子,走在以前法租界的梧桐树下去上学,脚下的叶子沙沙向着,我忽然象做梦一样在想,此时此刻在极远的法国什么街上也有一个孩子这样跳着走出院门,边踢着树叶边去上学,跟楼里家人调皮地讲笑,当然是法语,
记不得那时想像?法语是什么样的,反正象唱歌。

等到二十年后,第一次到了巴黎,走在街头,居然发现那里真有跟我儿时幻想中一模一样的街道,不一样的只是街上的人,后来才知道,巴黎的人是一个六岁的中国孩子不能想像的种类。
我一次又一次地来到这个城市,又一次次离开, 虽然还没走就想再来,但却从未想过要属于这里。

我跟巴黎有魂萦梦绕的牵挂,但却无契约,无关系。可以在此一无顾忌地沈湎,享受这里的天空,气味,声音,皮肤上的触觉,最好连讲话也忘记,最简单的问候Bonjour也能免则免,关掉理性,关掉思想,才能真正去看,去听,去触觉…,巴黎是一个感觉的大都会。

下一页 回主页 前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