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年的十月,
阿尔卑斯山的秋日真短,还没到下午四点,太阳又慢慢滑到西面的山后去了。
从阳台看出去,下面谷里的千城湖沉进了一片迷蒙苍茫的暮色,湖对面的山峦树林下半掩映在湖上的淡雾里,上面坡顶还在最后的夕阳颜色里。再往远望就是通向意大利边境的群山,在起伏的第一排山峰之后,巨屏般耸入云天,一派绚然的白色山峰是北意大利的尤利亚山脉,一个有女人名字的壮丽大山。
这里是我离开香港后,在奥地利南方的新“家“,更准确一点说,是我们这两年一连串旅行计划里的中转基地。
 
房子是百分之一百的山地农舍样子,连一根钉子也没改过,取暖还要生火烧柴,楼上有老式的花纹墙布…外面坡上小草青青,牛铃叮当,远远可见围皮裙的农妇弯腰在忙,屋里两米长的大木头台上堆满了刚从巴黎,伦敦,罗马…拍回来的底片,都是那些大都会里最有名望的大饭店故事,一幅幅6x7的幻灯底片金壁辉煌。
此时,灯板上正是威尼斯的丹尼里大饭店,这本书里面最古老堂皇的一家,光色斑驳之中的雕梁画栋,让我不由自主地沈缅当时。
 


 

 

那是一年前在威尼斯,艳阳高照的下午,气派高贵的饭店大厅里一片安静。三层楼高的石头柱廊庭院里满是从天蓬泻下的日光,温和绮丽,在这也许是全世界最美的饭店大堂里,正是下午茶的时间,只有我和隔开很远坐着的几个衣着讲究,很少说话的白头发老人,在慢慢享受这种老式的旅行感觉。

在欧洲历史上,Grand Hotel曾经是灿亮夺目的角色。这个法文名称的含义,远远超过字面上的“大饭店“概念,而是代表尊贵气派,场面和悠远的人文传统。上世纪的欧洲,每个大都会都有象徵门面的“Grand Hotel“。
这是欧洲第一代旅行者的黄金岁月,也是工业革命后,蒸汽机带来铁路和船运交通,各国城市开始交汇,开始国际化的年代。
GrandHotel风气的始作俑者是英国的都会布尔乔亚,但他们喜欢去的地方都在欧洲大陆上,第一代大饭店创业者多为瑞士人,在湖光山色中造起梦幻饭店,还远行法国,意大利,象巴黎的Ritz Hotel风靡世界。

   

回主页 无界的偏见 咖啡馆 海外作品 关于张耀 网页地图 联络我们 关于这本书  
回主页 后一页 前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