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西班牙,象一块巨大的红色沉下去了

天上的云,极白,象奔马般朝一个方向的天空飞去,
朝西面,这么蓝的天空,你很少看见,

车过Poitiers的时候,连一个牌子也没看见,公路两边都是起伏的原野和田地,还有在风里吹弯的草。
好像法国的任何一个乡下,没风景、没故事的小地方,只有蓝得很奇怪的天空,白云好像都在离开。
在这片原野上,一千多年前改写了欧洲历史。Poitiers小地方一夜之间汇聚了当时欧陆最精锐的骑士团,各个宫廷都在不安地等待,
看Karl Martell大帝能不能在此地最后挡住一路北上,战无不胜的摩尔人军团。
八世纪阿拉伯骑士名扬天下,东进印度,西越北非海峡,席卷西班牙,打到离巴黎两百公里的Poitiers地方,才第一次遭遇到强敌。
阿拉伯的月牙旗插满了半个欧洲,那时摩尔人的文明远胜昏睡的中世纪西方。在Poitiers的小丘上布满看不到头的营帐,两军对垒。
可能大战的那天,也有这么灿烂的天空。白云飞驰。
一个裹着红色头巾,俊美的摩尔骑士早上看着天空,或许在想写诗,或者纵马出去在原野上奔驰,对风长歌。
但这边军号已经响起,他们要上马去厮杀,去死。十万人在上马。

艳阳当空,在令人幻想的云朵下面,一排排骑士象狂风中的草一样倒下,红色头巾、蓝色头巾、白色头巾、或者穿着天主教的战袍,
如割断的草一样躺在大地上,血流遍野,上面还是一片蓝天白云。
公元一九九九年,巴黎人在这的草地上散步。

公元七七三年,此地却充满了血和死亡,一个扭转西方命运的日子。
现在没有人知道了,为什么一向锐不可挡的摩尔人在大战中失败了。
可能只是一个小意外,或者没想到的偶然,也许一个传令兵叛变,一个主将的战马失足…,
我们只知道摩尔人被挡住了,否则现在的欧洲可能都讲阿拉伯语,造清真寺。
但是,今天的欧洲不记得了,如此决定性的地点,连一个牌子也没有。
当地人也极少听说过这段历史。都是被忘掉的故事。

白云下面,阳光有点刺眼起来。
天空如洗过的一样,高而遥远,仿佛一个无限的圆弧,抛向大地的那一头。
在极蓝里面,除了百分之一百的蓝,还看得出一点红。
云是真的。在地平线上,看得见一队走向远方的树影。

下一页 回主页 前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