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浪漫华丽的圆舞曲,一边是深邃艰涩的哲学。

歌剧院、新年音乐会、圆舞曲?那是没错的。但音乐只是此地的敲门砖,维也纳可不光是施特劳斯的维也纳。也不是希茜公主的维也纳,那个年代的帝国缰土如此辽阔,出一个心性不羁的皇后不算稀奇。

这也是一个深奥的城,有维特根斯担,还有弗洛伊德,这位老先生在贝格街10号的那张沙发可能是对人类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一张沙发了。

当然,维也纳人也许只想做一个忧郁的咖啡馆客人,常常眼神有些发愁。

城东面是多瑙河,西面是森林,当中是一片高高低低的屋顶、教堂塔楼、王宫柱子、广场、戏院和小街,天上总是很多云,太阳在这里很稀罕,让街面的房子通常显出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