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卡“门口小小,
里面也最多二十来坪,但老房子的柱梁,隔壁让空间充满曲折,
微微凹陷的地板,几十年没修的暗黑木头壁板到处都是隐秘舒服的角落,
可能你跟熟人都在里面坐了一天,却互相没看见。
 
没人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座位,哈维卡先生说七十多,哈维卡夫人说至少九十,
店里再满,她三弄两弄又空出一个小角。只要她喜欢你,不怕没地方坐。
她看不顺眼的,最好连门也别进。
八旬高龄还风度翩翩,一到天黑就把老先生派回家去休息,
自己在店里站到半夜两点,最后一个常客走了才关门。
 
六十多年前,她跟哈威卡先生初次相遇时,
他还是一个刚从外省来的毛头小伙,在别人店里打工,心里却想着要开自己的咖啡店。
等到结婚时,他们已经顶下了第一间铺子。
接下来的蜜月,天天都在这间老旧的铺子里搓洗地板......
 
如今,这家店子在维也纳的地位无人可比。那怕远在汉堡,
法国的作家来此城,也会跟朋友在长途电话里就约定“在哈维卡见面“。
 
如果你要找的是优美柔和的浪漫场景,可能会吃不消这的激烈氛围。
哈维卡一天到晚人声鼎沸,空气里充满了喧闹的思想和咖啡因,非常狭窄,非常刺激
特别是挤满人的时候,你可能会跟三个陌生客人分一张小圆台,
谁坐哪,都有老太太一手分派。不看地位,阶级,肤色,全凭她对你的第一眼感觉。
想认识朋友的人,来这跟人聊天很容易,经常一桌说了半天,
走的时候挥挥手,连彼此叫什么都不知道,。
在咖啡桌上,
一切都像过眼烟云,无牵无挂。

回主页 无界的偏见 咖啡馆 海外作品 关于张耀 网页地图 联络我们 关于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