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没想到有那么多“咖啡馆疯子“


1996,12,2,一个下雨的晚上,象个陌生的异乡客一样走进上海三十年代留下的一幢老式花园洋房里,有朋友说,这里开了一家咖啡馆。
外面很冷,进门便要一杯热咖啡,坐下来才注意到落地玻璃窗外面的花园里,草坪上还散放着几把白椅,孤零零地在雨里,让人觉得象是从很深的梦里浮出来的。
“如果不下雨,坐在外面会很浪漫的,“服务小姐说。
“会吗?“我不相信,在外面会看见什么呢,四面都是几十层的大厦和建筑鹰架,九十年代的上海不是为浪漫准备的。

但是上海会有这样的咖啡馆,我打量店里陈设,意外地发现墙上居然挂着一幅让客人留言的小板:MessageExchange,上面插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纸条,中文,英文,法文…,我忽然有点感动,想起自己在巴黎,罗马,维也纳日夜沉湎的那些老咖啡馆。

我原以为《打开咖啡馆的门》以后,自己可以《黑白巴黎》,《彩色罗马》一站一站玩下去,越走越远,至少有很长时间会跟咖啡馆无牵无挂了。做梦而已,“咖啡馆疯子“的理论,一次咖啡馆,永远咖啡馆!
普通的咖啡馆客人,跟咖啡馆疯子的最大区别在于他们去那喝咖啡,约会,去做些什么,咖啡馆只是一个地点。
但对于我们,咖啡馆是一个巨大的磁场,你怎么跑,最后还是要到那里,一种抵抗不了的吸力,一种上瘾,如痴如醉,欲罢不能。我们迷恋那的空气,光线,声音,全无时间地沈浸那里,在一群跟自己一样的人当中,可能继续一个人,但大家都心照不宣。

   

回主页 后一页 前一页